爱德加·凯西 官方网站

短篇阅读


大天使来临的解读

幻相与真实

痛与苦

新书介绍:创世与进化

凯西解读对我的巨大影响

瑜伽经里的心灵原则

拿什么奉献?

世界事务-中国篇

世界事务-俄国篇

世界事务-美国篇

光谱的两端:凯西的基督信仰与灵异能力

轮回转世与复活

凯西教练技术

从更好的角度看灵魂转世

我与凯西解读的生命交集

意识与实相

复活:生命的奇迹-1

复活:生命的奇迹--2

复活:生命的奇迹-3

我们生活的有趣时代

合一的力量

外星人、UFOs

生命的留白

出埃及记-1

出埃及记-2

出埃及记-3

出埃及记-4

出埃及记-5

愿你平安

物质之前

成为酵母的你我

为什么遭受苦难?

为自己建立防护

Covid-19:共同见证合一性

恐惧来袭时

疫情期间的八种灵性滋养

集体意识的影响力

密码为平安

前世怎样影响我们

我们是星际存在

生命的意义

体验神

人类灵魂的迁徙

音流冥想

一个灵魂的人间之旅

书籍介绍:凯西之埃及能量疗愈

一个心灵课程

怎样衡量成功

天使来访

变化的世界




我们是星际存在体

 

生命的基石

 

1969年,科学家分析了降落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默奇森(Murchison)的陨石。令每个人惊讶的是,这块小小的太空岩石包含了构成生命的所有必需成分:它含有核碱基,尿嘧啶和黄嘌呤。 核糖核酸酶是作为DNARNA(核糖核酸,存在于所有活细胞中)的前体分子。 这些是物理生命的基本组成部分。 陨石还包含92个氨基酸,其中19个存在于地球上。 Zita Martin博士和Mark Sephton博士在《地球与行星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这些细节(2008615日)。

 

早在19761227日,《时代》杂志就发表文章说,生命的起源是来自恒星:“实际上,地球及其恒星(即太阳)部分是由死星的灰烬建成的,而人类,是名副其实的星际孩子。 人以及地球上所有其他形式的生命都是在恒星炉中锻造的原子的集合。

 

美国宇航局纽约戈达德太空研究所的天体物理学家帕特里克·塔德乌斯(Patrick Thaddeus)说:“所有化学物质,所有生命,都是由恒星形成的。除了氢以外,我们体内的一切都是由恒星内部的热核反应产生的。”(时间,19761227日)

 

亨利·莫瑞(Henry Moray)在他的《能源之海》一书中,率先揭示了太空是已知存在的最大的能源海,我们正在其中漂浮。 它不仅大,而且其能量超过核能密度,因此即使是一小部分也有超级威力。 这种空间能量称为“零点能量”或ZPE 大多数人都认为,虚拟粒子波动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并且觉得它可能是房屋、汽车和太空旅行的无限自由能源。

 

但更重要的是,这也是我们身体赖以生存的能量。

 

普林斯顿大学高级研究所(爱因斯坦曾经的工作场所)的John Bahcall博士说:“我们都是量子波动。 那就是我们所有人以及宇宙万物的起源。” 这些虚拟粒子涨落是产生能量的变化,ZPE,我们都是虚拟粒子涨落,就像宇宙中的一切一样。

 

好吧,这对物理生命的起源和命运的解释,听起来很着迷,但是意识的起源是什么?

 

意识的起源

 

已故的遗传学家西奥多西乌斯·多布赞斯基(Theodosius Dobzhansky)及其合著者在他们的《进化论》一书中写道:

 

“事实上,自我意识是所有现实中最直接且不可争议的。 毫无疑问,人类的思想,使我们这个物种与非人类的动物区分开。”

 

然而,意识和自我觉知的起源还是一个谜。 在《科学美国人》中,它被认为是“生物学上最深奥的谜语”(JohansonEdgar,《从露西到语言》,纽约:内夫拉蒙,1996年,第107页)。 著名的古人类学家理查德·利基(Richard Leakey)解释说:“我们每次体验的自我意识是如此光彩,照亮了我们思考和做的所有事情”(纽约起源,E.PDutton1994年,第139页)。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意识有两种不同的形式:主要意识,它不了解自己,对刺激做出反应;以及更高层次的意识,其中对计划,思想和构成世界的概念的觉知。

 

进化论者说,是自然选择,发展了一个更高功能的大脑,并且从中出现了意识。

 

但是,发现其中许多观点的缺失。 例如,唯物主义者认为,大脑发展了意识,因此,大脑越大,意识就越强。 麻省理工学院著名心理学家史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在《语言的本能》中写道:

 

“大型脑的生物几乎是终身的惩罚,综合了各种劣势和缺点。。。 如果是大脑大小是自然选择的话,肯定会偏向于针头大小。如果选择更强大的计算能力(语言,感知,推理等),就必须使我们有大型大脑子,而不是反过来”(纽约:威廉·莫罗,1994年,第374-375页)

 

人类的理性理解力量,超出了任何可能只是进化上的必要性。 也许这就是促使亚瑟·斯坦利·爱丁顿爵士说的:“我认为,宇宙意识或道(Logos)的说法,是从当前的科学理论得出的一个相当合理的推论”(摘自弗雷德·海伦(Fred Heeren)的“向我展示上帝” WheelingILSearchlight Publications1995p.233)。

 

约翰·贝洛夫(John Beloff)在他的“脑智问题”文章中说:“思想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仍然是个谜。 可能存在某种宇宙性的意识,也许与物质宇宙本身同等,我们每个人的意识都源自于此,并且最终又返回给它们。 我们所能说的是,似乎是在出生时或接近出生时,智力碎片就附着在单个生物体上,然后一直保持这种共生关系,直到该生物体灭绝(摘自《科学探索杂志》第8期,第1页)。 19944月)。

 

我们是星际尘埃的身体和与宇宙心智(神的宇宙意识)共生的孩子? 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谜,每个灵魂都可以提出自己的答案。

 

作者:John Van AUken 作家、凯西基金会主管

翻译:云思腾